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伤残鉴定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作者:邹志敏  发布时间:2016-05-16 09:53:13 打印 字号: | |
  随着社会进步发展,机动车数量的增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也逐渐增多,涉及伤残鉴定的案件也逐渐增多。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直接影响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故鉴定结论的客观真实及鉴定程序的合法直接影响着裁判的结果。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笔者发现当事人对伤残等级鉴定意见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案件非常多,主要因存在以下几种问题:

  一、鉴定依据问题。

 目前关于交通事故的伤残鉴定,司法鉴定所均系参照GB 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以下简称《伤残评定》)。

 《伤残评定》附则5.1“遇有本标准以外的伤残程度者。可根据伤残的实际情况,比照本标准中最相似等级的伤残内容和附录A的规定,确定其相当的伤残等级。同一部位和性质的伤残不应采用本标准条文两条以上或者同一条文两次以上进行评定”。因附录A中的伤残划分依据过于抽象,受害人伤情能在伤残标准中找到一致的,不应参照附录。部分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中仅参照《伤残评定》标准,无法得出伤残结论,则其会参照《人体伤残程度司法鉴定作业指导书》及附录A,进而得出伤残结论。

 案例1,被鉴定人伤情:左胫骨粉碎性开放性骨折,后经某司法鉴定所鉴定认为被鉴定人左踝关节活动度功能丧失约58%,致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工作和劳动能力有所下降,已构成交损十级伤残。但依据《伤残评定》标准附录C.8.2肢体丧失功能的计算,58%*0.12=6.96%,未达到10%,故依据《伤残评定》之规定,不构成道路交通事故十级伤残。该案经重新鉴定后确定不构伤残。

 对策:统一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依据,对于常见的伤情采用的鉴定依据应当保持一致。

 二、鉴定时间问题。

 《伤残评定》3.2规定,“评定时机应以事故直接所致的损伤或确因损伤所致的并发症治疗终结为准。对治疗终结意见不一致时,可由办案机关组织有关专业人员进行鉴定,确定其是否治疗终结。”在审理交通事故案件时,常存在以下几种情形:

 1、内固定在位申请伤残鉴定,且内固定部位为伤残鉴定部位。对于涉及其它治疗未终结等可能影响伤残评定等级的,一般应严格按照相关技术标准,在治疗终结后进行鉴定。相关规定“对于受害人有内固定的,一般情况下应当以取出内固定后再鉴定为原则,特殊情况下经法院审核,征求各方当事人意见后,可在不取出内固定的情况下进行鉴定”。但对于“特殊情况”规定不明确,导致实务很难处理。实践中,大多是以年龄偏大为由,不宜取出内固定为由,申请伤残鉴定。笔者结合实际案件的审理(遇到过70周岁的受害人取出内固定的),认为年龄偏大的标准应以“年满65周岁以上”为宜,或因特殊体质有医院医嘱不宜取出。案件处理过程中,很多原告因害怕二次痛苦,不取出内固定,诉至法院要求伤残鉴定。对此经法院释明其应取出内固定,但仍不取出内固定,坚持伤残鉴定,应如何处理,暂无有效的解决办法。

 案例2:原告年满52周岁,伤情为:胫腓骨骨干骨折、股骨骨折、桡骨下端骨折,行右股骨胫骨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后内固定在位,向法院诉讼且申请伤残鉴定,告知其应取出内固定,其提供诊断证明医嘱:患者年龄偏大,不宜取出内固定。审理中,被告认为内固定在位,治疗未终结,未到评残时机。但经本院释明,原告坚持伤残鉴定,后经本院委托鉴定,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因交通事故右股骨、右胫腓骨骨折,遗留右膝关节活动受限,经测量计算右膝关节活动丧失43.33%,乘以膝关节权重指数0.28后,相当于右下肢功能丧失12.13%,构成十级伤残。【原告虽内固定在位,但本所在鉴定时是在排除内固定在位因素影响后,依然构成伤残的情况下所作出的评定】。

 对策:向医院及鉴定机构调研,了解具体哪几种情形内固定不宜取出,形成专家意见。在具体实务操作中,可依据该意见,若原告坚持内固定在位进行伤残鉴定,则不予准许。

 2、肢体活动功能度伤残鉴定结论往往存在很多异议,主要由以下两种情形:

 (1)鉴定时间问题。交通事故赔偿案件中,受害人对伤残评定的时间的把握,影响着伤残评定等级,从而影响赔偿款的获得。一般情况下交通事故致人损伤,伤后3个月就可以评定伤残了,但特殊情形还是得依据具体的治疗情况来确定。一般发生事故主要是原发性损伤的,如组织、器官、肢体、颅骨、肋骨残损等,可在伤后1-3个月进行伤残评定;对于发生交通事故影响容貌的,听力、视力障碍以及脊柱骨折的,一般应在上后3-6个月进行;在发生交通事故遗留肢体功能障碍的,在伤后6-9个月进行鉴定最佳;对于交通事故造成颅脑损伤导致智力、精神问题的,进行伤残评定的时间最好在伤后6-12个月。

  实践中,原发性的伤,如四根肋骨骨折,一般出院后即可伤残鉴定。但对于功能性障碍的伤一般出院后3-6个月伤残鉴定。若伤后一年取出内固定,则二次手术出院后一两个月,病情稳定后即可作伤残鉴定。但很多受害人伤情未稳定,就急于伤残鉴定,导致伤残异议很多。

 (2)鉴定方法方面。不像原发性的伤情,比如肋骨,通过检查直接数肋骨断的根数,即可鉴定伤情。但肢体功能度的伤残鉴定,一般是仅凭鉴定人员的人工测量,故而导致人为因素影响鉴定结论。目前,80%左右的伤残鉴定异议均是此种情况,例如踝关节活动度、膝关节活动度、肩关节活动度、腰部活动度。此类伤情的活动度,如果存在受害人故意作弊,即我们经常说的“装病”,则导致伤残鉴定结论有失偏颇。

 案例3:2015年6月20日,原告受伤住院治疗,并于2015年7月24日出院,出院诊断为:…三、L1-4左侧横突骨折。2015年8月31日,原告诉至我院申请伤残鉴定,我院向你其释明应该在2015年12月份进行伤残鉴定比较适宜,其同意就前期的医疗费、误工费等先行处理。但原告于2015年9月22日向司法鉴定所申请伤残鉴定,后该所依据《伤残评定》附则5.1条、附录A10a条、参照4.10.3a条之规定,认为原告腰1-4左侧横突骨折构成道路交通事故十级伤残。被告咨询认为原告伤情不够伤残,认为其在鉴定过程中存在“装病”的现象,鉴定结论与事实明显不符,故申请重新鉴定。

  对策:对功能性部位伤残鉴定,鉴定时间、条件不成就的情况下,鉴定机构是否应释明或直接不予鉴定。鉴定措施:是否可以在鉴定程序之前,让伤者单独在一个房间,设置与 伤残部位活动有关的项目,让其在此房间完成指定项目。后结合测量数据及其活动状态进行评定伤残。

  三、鉴定结论的主观性。

  因鉴定结论是由鉴定机构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员依据相应的客观材料做出鉴别、判断的的说明,具有一定的主观性,难免有一定出入。实践中,不少鉴定意见经重新鉴定被推翻后,往往被认为是不同鉴定人之间认识的差异,这样也导致案件当事人的不满,造成案件审理的压力。

  对策:规制鉴定人主观判断,司法鉴定主管部门可以制定明确细致的标准,对鉴定人的主观判断的合理性进行严格限制。另司法行政机关应指导鉴定协会健全考核培训,提升鉴定人职业能力,加强鉴定行业自律。若发现超出业务范围或职业范围的鉴定、因疏忽过失或故意致使鉴定意见明显失实的鉴定人,应建议司法行政机关给予撤销资格等相应的处罚,设置黑名单制度。
来源:民一庭
责任编辑:朱来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