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农民日报》:出嫁女告赢了娘家村民组
作者:朱来宽本报记者李文博文图  发布时间:2017-07-14 15:11:55 打印 字号: | |
  2017年7月14日农民日报8版刊登宿城法院采写的《出嫁女告赢了娘家村民组》 。

  很多农村姑娘出嫁后存在宅基地资产处置问题,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近日审结了一起出嫁女状告村委会和村民小组土地征收补偿款纠纷的案件,最终以原告张女士应享受相应土地补偿结案,这也是宿城区首例出嫁女获赔的案件,记者将带您一起去理理案件始末。

  1 土地权属历史

  说起土地权利归属的历史,就要追溯到土地二轮承包时期,1998年7月20日,宿豫县人民政府向张甲家核发《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载明承包耕地为3.2亩,种地人口4人,发包方为宿豫县洋北镇船行村二组(后该镇区划调整归属于宿城区)。张甲系张乙父亲、张女士爷爷。

  2002年,徐淮公路拓宽,征用了船行村二组的部分土地,致部分承包户无地可种,后经二组村民集体讨论以抽签方式重新调整承包地,张甲家户主变更为张乙,此时张乙家共6口人,土地复量登记表载明其取得承包地2.58亩。

  2012年,德丰桩业由于项目需要,征用船行二组部分土地,船行二组对征收土地补偿费进行分配,其中部分补偿费按照实际种地人口进行平均分配。组里给张乙家分的是五口人的补偿款,共计34845.94元。船行二组给出的理由是:张乙户仅按照五口人缴纳提留、河工等款项,且张女士为计划外生育子女并已经出嫁为由,不予分配。

  2  女儿外嫁土地补偿无着落

  张女士对村民小组的分配不服,主张自己也理应获得土地征收补偿款,但村民小组一直不予理睬。

  张女士,系宿迁市宿城区洋北镇船行村二组村民张乙的女儿,出生于1990年2月5日,2010年3月23日,将户口投靠到丈夫户籍所在地,即户籍由洋北派出所迁入明珠派出所,张女士表示,她只是把户籍转了过来,之后并未在丈夫所在村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张女士说婚后自己没有固定工作,空闲时四处打零工,生完孩子后,还要在家带宝宝,没有一份固定的工资做保障,非常希望能解决这次征地补偿问题,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希望闹得太僵。

  张女士曾因土地补偿款问题,多次到区、镇政府上访,在2017年3月,洋北镇政府出具了信访处理意见:予以补齐被扣补偿款项,张女士拿着处理意见与村民小组多次协商,却始终无果,最终选择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道路。

  张女士以自己为洋北镇船行村二组成员为由,主张其应当分得土地补偿费6969元向法院提起诉讼。

  3  法律为合法权益铺路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出生地以及出生后户口均在洋北镇船行村二组,该组2002年调整土地承包时其已经具有集体经济成员资格,应当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涉案被征收土地系船行二组集体所有,1998年土地二轮承包、2002年承包地调整方案、2012年土地征收补偿费用的分配方案均是以该船行二组名义进行,并召集集体成员讨论形成,本案被告应为船行二组。

  原告提供的船行二组2002年宅田复量明细表,也能够证实张乙户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为六口人,原告张女士虽在2010年3月22日因结婚办理了户口迁移,但未在迁入地取得承包土地,且婚后并无稳定的非农职业,因此不能剥夺其承包经营权及集体经济成员资格。据此,依法支持了其诉讼请求。同时认为原告主张船行村委会承担给付补偿款的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审理此案的法官介绍,由于土地是依据当地户籍按人口进行分配的,同时兼顾土地的生活保障功能。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虽然户籍迁出,在没有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并重新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就应当享有原户籍所在地的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请求权。

  庭审中,张女士提供了户口簿、居民身份证、船行二组2002年宅田复量明细表等证据,该证据均证明住址为出嫁前的村小组。虽于2010年3月结婚出嫁到外村,但其仍具有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身份,而且户籍迁出前享有重新调整的承包地,出嫁后没有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重新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规定,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同时根据《物权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法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保障被征地农民的生活,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之规定,张女士应享受相应的土地补偿款。

  后续

  张女士说,今年的6月3日是她难忘的日子,自己赢了官司,也将会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土地征收补偿款。这几年,去了好多部门上访,却始终没有结果,没想到法律武器还真能保护自己的权利,真有用。

  虽然截至目前钱还没到手,但对于后续的补偿款到位的问题,张女士不曾担心,“听法官说如果村民小组不积极执行,最后还可以强制执行的,我的补偿款到手是早晚的问题。”
来源:农民日报
责任编辑:朱来宽